「卜洋」久仰 意中人。

  
*半现实.深夜激情瞎写.
*我是唐芜,感谢观看拙作的你.
  
-
  
1
  
  从大厂回公司没两周,一楼已经堆满了粉丝送来的礼物,盒子摞得有卜凡高。
  
         "这是..."岳明辉一手拿着拆快递的小刀,"洋洋!这有个给你和凡子的!"
  
        李振洋在厨房吃车厘子正上头,皱着眉头喊道,"什么——?"
  
  "粉丝给你和凡子的礼物!"岳明辉把东西摆到茶几上罕见的空闲处,"我给你放这儿了啊!"
  
  李振洋吐出一个核,扯过餐巾纸擦干净指尖。
  
  快递不大,他一手就能拿住。李振洋抢走岳明辉的快递刀划开了胶封。
  
  一个包装精巧的小盒子。
  
  塑料小刀在岳明辉的"诶诶诶诶"中被甩在了奶牛身上,李振洋接着在厕所门口精准堵截了卜凡。
  
  "咋了哥哥,"卜凡洗着手,目光尽落在那盒子上,"这啥啊,你又买了什么东西。"
  
  "粉丝给的,"李振洋翘着小拇指,小心地打开盒盖,"说是给咱俩的。"
  
  是对耳钉。
  
  卜凡甩干净手上水珠,又反复在裤边抹了抹,拿起其中一个耳钉,对着下面的小纸条念起来,
  
  "这是给洋洋的。"
  
  卜凡给李振洋戴上。
  
  "这是给凡凡的。"
  
  卜凡又给李振洋戴上。
  
  "??"
  
  "卜凡凡给你了。"
  
2
  
  李振洋从不屑于去整那些所谓的情侣玩意,至少遇上卜凡之前是那样。
  
  "哥哥,今天走秀我那套衣服好像跟你上次那套一样。"
  
  还在学校的时候,卜凡常能因为在秀场穿了件李振洋同款,而乐呵呵地冲进李振洋的宿舍。久了竟然给李振洋也养出了惯性思维,让他在逛淘宝时多了个心眼,
  
  叫"这个小凡穿过"。
  
  
3
  
  自打进了坤音,李振洋就成了岳明辉的共享衣柜。
  
  "老岳,你说说你读个研究生有什么用,到头来连件衣服都买不起。"
  
  李振洋瘫在床上看岳明辉倒腾他俩刚买的简易布衣柜,
  
  "不是我说你,老岳,你能不能拿出一件除了校服和我衣服以外的衣服,不要多,就一件。"
  
  "不能,"
  
  岳明辉回答的干脆,
  
  "诶,洋洋,我发现你好多白衣服凡子那儿都有个黑的..."
   
  "没有——没有的事。"
  
  李振洋揪着被子,
  
  "老岳,你要知道,有时候你看起来像啊,其实不一定就一样,因为这个衣服呢,它还是主要看谁穿...
  
  ...就比如说,我这个白t恤,我穿着呢,就很白,你穿着呢,它就会溅上油点子...
  
  ...你知道这个取决于什么嘛,这就取决于人的身价了,像你呢,对吧,英国留学的高材生,我呢,也就走过几场小秀,level也就比你高那么一点点。"
  
  岳明辉看了看他"高那么一点点"的兰花指,选择继续去找衣服。
  
  毕竟光着膀子辩论,总觉得气势不够。
  

4
  
  进大厂之前被卜凡煞有其事放进行李的那条条纹裤子,并没有派上用场。 不过是带个念想,天这么冷,他也不会傻到真的穿出去。
  
  想不到进厂第一天还被公然放mv"凌辱"。拍的时候天气还行,里面李振宇穿着白色条纹裤正给卜凡压腿,压的他嗷嗷直叫唤。
  
  "你带这个干嘛?"
  
  回宿舍收拾行李,李振洋拎出那条裤子,
  
  "你想冻死在廊坊?"
  
  卜凡抢过裤子叠叠好放进床底的抽屉里,
  
  "干嘛呀,还不给带啦,我就带着了,你打我呀!
  
  我不穿,我带着看不行啊。"
  
  
5
  
  今天是挑制服的日子。
  
  "嘿刚好四种,我们四个一人一款。"岳明辉拍拍灵超的肩膀,"儿子,想要哪种。"
  
  "我想要领带那个,洋哥。"卜凡往李振洋旁边凑了凑。
  
  李振洋假装听不懂,"老岳问的是小弟,你跟着瞎凑合什么。"
  
  ——这个绒面的蝴蝶结怎么看怎么有股米老鼠的味道。
  
  李振洋拿着制服想着。
  
  
6
  
  记得第一次去韩国之前,他们还忙着搬家。
  
  李振洋接了秦姐的电话,把刚卸货的车又开回旧宿舍去搬最后一批杂物。他刚驶出小区,岳明辉旧开着车进来了。
  
  卜凡在新家忙着往里搬东西,累得汗湿透了衣服。听到岳明辉的刹车声,赶紧夹着李英超到门口去接行李。
  
  岳明辉双手插兜进来巡视了一圈,最后坦然地坐在李英超床上开始悠闲地监工。
  
  终于是搬得后备箱见了底,岳明辉欣慰地捋了两把灵超乱七八糟的头发,
  
  "咋的现在是,咱仨先去机场吧?"
  
  等会洋洋把车停过来,再让他自己打车过去呗?"
 
  李英超没有发表任何异议,只是拍掉了他妈妈那只为非作歹的手。
  
  卜凡挠了挠后脑勺,他的头发好不容易留了这么长,
  
  "哥哥你先把我弟弟带去吧,我在这儿等洋洋来帮他搭把手,然后跟他车走就行了。"
  
  岳明辉早就猜到,拍了拍李英超示意他先上车,
  
  "洋洋那么大个人又丢不了,你都累成这样了,真不跟我车去?"
  
  卜凡摇头,额头上汗滴都跟着落,
  
  "他力气小,那么多东西哪搬得过来,回头等他一个人过去飞机都跑两趟了。你们先走吧。"
  
  "得,"岳明辉拧着眉头看他都深了个色号的绿背心,"那我们先撤了——你换身衣服吧,坐飞机呢。"
  
  "我知道。"卜凡叉着腰点头。
  
  等卜凡李振洋到机场的时候,两个人从头到脚黑白搭配得整整齐齐。
  
  岳明辉看着眼睛疼。
  
  ...我多那个嘴干嘛呢,是不是狗粮没吃够啊还给自己找补。
  

7
  
  "哥哥,我觉得我们可以买个正经情侣装。"
  
  "是嘛——"
  
  李振洋没工夫理他,他在和游戏的新手教程艰苦战斗。
  
  "你看过那个,大话西游吗。"
  
  "看过,怎么啦?"
  
  "我们买这个怎么样,就这个,唉呀你暂停一会儿,这个黑白的,
  
  意中人。一万年。
  
  或者这个,意中人。盖世英雄。"
  
  李振洋看着卖家秀,手指往后划拉, 看到另一套衣服,久仰和幸会的,字体很嚣张。
  
  "这个好,我要这个。你的我不管。"
  
  说着他继续开始艰苦卓绝的战斗,
  
  "别买一套,小凡,太直接了。婉转一点,内秀懂吗,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受人尊敬地活到现在啊,就是因为..."
  
  "我下单了啊。"
  
  久仰,我的意中人。
  
  寓意挺好。卜凡想。
  
  
————————end————————
  
  

评论(20)
热度(179)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