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DRIT番外之孕夫日常

*abo生子梗高亮雷慎入
*cp卜凡x木子洋 不喜自行叉出
*剧情高雷

-

  "哥哥,你每天这么香香地出去吸引男人,我觉得不行。"

  卜凡捏着木子洋的双肩认真地说着。

  "你想咋地,"

  木子洋挑眉,他后脖子上临时标记还疼着呢。

  确定恋爱关系以后,木子洋终于抛却了恼人的发情期和抑制剂——虽然他现在很犹豫白羊座哈士奇和抑制剂到底哪个更令人烦恼,但怎么说他也是个有专人解决情热的omega了,可以横着走了。

  可惜临时标记并不总是管用,情热最盛时的酱酱酿酿不能让他维持着alpha的味道直到自身信息素褪去。往往在发情期的末尾,木子洋浑身依然荡漾着一股甜意。

  北服第一金瓜卜凡受不了这个。

  要不,他想,永久标记?

  木子洋看着他黑不溜秋望不见底的眼睛,半懂地抚上卜凡手感很好的腰腹部,沉默半晌。

  其实木子洋也不是没想过永久标记,但永久标记需要alpha在omega的身体里成结,没有办法戴保险套。

  "行,我去买避孕药吧。"木子洋说着就要走。

  卜凡扯住他的手腕,"那不行,那玩意儿对身体害处太大了,你本来身子骨就不好,回头弄个不孕那咱俩就要变成留守老人了。"

  "..卜凡,"

  木子洋悠悠回头道,

  "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小子就是想骗我生孩子。"

  "这咋能叫骗,"卜凡把他往怀里拉,双手往他小腹一拢,

  "我这是给老婆做思想工作呢,计划生育也给生二胎,咱一胎都不生啊?"

  木子洋抬手敲他脑壳,

  "你洋哥还是大学生呢,挺着肚子,给你陪读啊?"

  但是俗话说得好,情到深处挡不住,两个人辩着辩着就亲上了,亲着亲着往床上一滚,一觉起来就成了未婚先孕代表情侣。

  两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洋哥。"

  卜凡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觉得咱俩还是得扯个证。"

  木子洋还沉缅于以后某年某日他拎着孩子在米兰街上被摄影师追着拍的幻想之中,只慢慢转过头去看卜凡。

  "不然,以后他咋上户口啊。"

  哦,对哦。

  就这样两个人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悄咪咪地去民政登记了。一路上木子洋红着脸瞧卜凡兴奋地把那小本子翻来覆去地看,伸手去挡,

  "哎哟凡子你别看了,我笑的好傻啊。"

  "不傻,哥哥你以后多笑笑,这是胎教。"

  木子洋想把他从车上丢下去。

  头三个月是遭尽了罪,木子洋吃个饭跑十几趟洗手间,扒着洗手台难受的要死又吐不出什么。卜凡端着个碗守在门口手足无措,心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挑食啊?

  卜李表示,其实我真的不挑食,可能是被你们两个恶心甜到了吧。

  本来就金贵的木子洋,自从那白色棒状的玩意儿显示两条杠以后,就差没被卜凡捧到神龛里供着,平常酒水吃食是伺候的样样周到。

  卜凡烟也不抽了,实在是犯烟瘾受不了,也会跑到学校厕所或者其他犄角旮旯去。

  他整天最爱就是从背后把木子洋圈住,把手往他小腹上一搭,然后开始以"我的宝贝儿子哟"为开头进行演讲,配合木子洋从父母的微信朋友圈文章里摘取的鸡汤食用,风味更好哦。

  卜李:我信了你们的鬼话。

  除了小腹肉眼可见地一天天隆起以外,omega的胸部也随着孕酮的分泌增多开始发育,一小团软绵绵的,刚好够卜凡握在手心里。

  木子洋很抗拒卜凡不知道在哪买的各色奇怪胸衣,难得偷偷试了一下,绝望地发现自己身材太男模标准以至于胸衣扣很难合上,遂放弃。递了个休学申请后,就一天天地窝在两个人合租的房子里,非出门不可就会穿个束胸,除此之外在家里都只套个宽松的外衣,任胸脯自由发挥。

  孕期渐渐进入稳定期,意味着可以做一些大人的事情而不会伤害胎儿了。

  卜凡:嘿嘿嘿。兴奋地搓搓手.gif

  他可太喜欢木子洋那刚发育出的两座小丘了。

————tbc————

  今天太甜了!!!
  最近被数理化搞到崩溃,文力直线下降了。

 

评论(25)
热度(173)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