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郭荀」少年游

*年代久远的三篇短打...
*2篇曹荀+1篇郭荀
*无脑剧情xxj文笔 ooc预警

「曹荀的场合」

-万里春

  晨起,床边香炉已凉。荀彧半困着摸索火引来,欲添些香料复再燃起。

  他忽地想起今日约了与亲友一同归颍川见故人,便没了添香的必要。索性起身,挽了个简单发髻,服侍下梳洗穿戴完,荀彧敛敛衣摆走出房去,家仆走到他跟前说,"公子,车马已经备好,谌公子让奴来带公子过去。"

  "好。"

  车马颠簸,使人不禁生了睡意。荀彧昨夜处理公文至夜深,精神本就困顿,此时正倚靠着车壁打盹。荀谌见他迷糊模样,提醒道,

"早春天凉,小心染了风寒,别睡着了。"

  荀彧努力支棱起精神瞧着荀谌,荀谌沉吟片刻,似是想起什么,

"阿彧可知有一人,在颍川攻破黄巾军,且大获全胜?"

  荀彧被他一语,清醒了些,

  "不知四哥说的可是骑都尉曹孟德?"

  "正是。"

  荀谌点头道,

  "不知他此时是否离开颍川,兴许还能见上一面。"

  荀彧欣然带笑,看来乱世是出了新英雄啊。窗外路途遥远,却伴有十里春风,和他满心期待。

   终是到了颍阴故里,掀开车帘满目已是枯柳愁城之景,大小店铺旗帜破旧,道路血迹斑斑,满地残骸。

   荀彧下车落地,双瞳轻轻颤抖。在他举家搬迁之前,颍阴还是一副昌盛模样,民生安定,日子和顺。荀谌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记得阿彧说过让父老离开颍川,躲避后日战乱。可惜乡亲不听,阿彧也无需自责。"

   荀彧轻轻顿首,扯出难堪的笑。荀谌轻声叹了口气,径自前行,荀彧缓缓地跟在他后面,心中百感交集。

   宁愿自己所言均不曾灵验。

   颍水堤边,不复渔屋船只,只余累累尸体。血渗入土壤,乃至岸边水草都泛上暗红色。远远地便闻到滔天恶臭,尸腥味令人作呕。荀彧本就对气味敏感,被呛得眼里含了泪,如鲠在喉。

  出仕以来,他一直官在都城宫内,知民生疾苦而不曾切身体会。终于置身于战乱后的故土上时,荀彧内心顿生苍凉之感。

   我要做的,不仅是旺我家门,兴复汉室,最重要的是还百姓安生,天下太平才行。

   兄弟二人接连拜访了几户荀家世交,大多因家力强盛,黄巾军不敢轻易冒犯而保全一家老小。更有家主见到荀彧便哭啼喊着,

   "文若啊,我悔不该当初没有听从于你啊!"

   荀彧无言,只能轻抚其背以示安慰。

   如此行程缓慢,几乎消磨一日时间才到了西门口。此时天色渐暗,已是红霞漫天。

   忽闻重重马蹄声起,二人赶忙避让在道路一侧。荀彧想起路上四兄提起的骑都尉,不由得抬头想去瞧那马上之人。

   那人的马至荀彧跟前忽地一滞,凑近在他身侧嗅了又嗅。荀彧遂有些不知所措,那马上人一勒缰绳,向他抱歉一笑,

   "下官此骑对香气敏感,故行动如此,叨扰公子了。"

   "无妨。"

  荀彧摇摇头,笑说。

  日落西隅,余晖遍布山野天际,如熊熊大火,又好似与那马上人身着的披风融为一体。马上之人,气度不凡,举止之间浑然大气,让人不禁为之目眩。

  这大概便是乱世豪杰的模样吧,荀彧有些期盼地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耳边是他告别之语萦绕。

   "下官,骑都尉曹操,向公子赔歉。"

-解语花

  又逢辞旧迎新日。

  博山炉里余香未尽,窗外已是浓雾满城。荀彧放下手中朱笔,轻轻揉了揉因为长时间书写而酸疼的手腕。活动僵硬的脖颈时无意瞥过窗外,却被那朦胧景色所吸引。如此望去,城里参差屋檐下满是灿黄灯火,淹没于雾气之中。

   门板吱呀一声被推开,荀彧抬眼一看,竟是曹司空。

   "下官不知司空前来,"他起身欲行礼,"有失远迎。"

  曹操不急不慢关了门,见荀彧要行礼赶忙三两步走过来扶住他,

   "这儿无外人,你我之间也不稀得那套见外的礼制。"

  荀彧顺着他的意思起身,目光中有无奈,你人没进来,我怎么知道有没有旁人一同来呢,

   "司空忙完公事了?"

   "嗯。"

  曹操点点头,一会儿看看桌上香炉,一会儿瞧瞧屋梁,复又端详起荀彧的面容来,

   "让他们修缮尚书台,他们干的很好。吾要赏他们。"

  荀彧被他直望着有些不自在,偏开目光,说

  "何必破费呢。"

  曹操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我的军司马,给大汉做尚书令,旧屋陈设可不行。"复说道, "更何况今天本就是辞旧迎新之日,孩童衣裳还要换身新的呢。"

  荀彧眼含笑意,唇也不自觉地勾起弧度,拉着曹操入座,

   "辞旧迎新日,司空是准备在尚书台过了?"

   "嗳,不是在尚书台,"

   曹操伸手揩了一下荀彧的鼻尖,

   "是在文若身边。"

-

「郭荀的场合」

-上元日

  又是一年上元节,许都街上张灯结彩,五色流溢,分外热闹。

荀彧本想回到府中同家里妻儿享个晚宴度了这元宵,不想刚踏出尚书台却被郭嘉给拦住了。

   "文若可愿与嘉去街上逛两圈!"

  荀彧是没听出郭嘉有给他留拒绝的余地,眼含无奈对他笑道,

   "奉孝不与家人团聚,拉着我去逛街?"

   郭嘉歪头一笑,

   "你无趣,嘉带你见些有趣的。"

  荀彧不知怎的竟顺了郭嘉的胡闹,和他一同上了街。郭嘉买了两块糖糕,塞与荀彧一块,自己打开一块品尝起来,边吃边念着,

   "...文若你小时候也这样,踏青也不去,集会也不去,脑子硬是让那经纶给塞满了。满口子曰之也,听你说话头就大。"

   荀彧边听他讲边点头,只是看着郭嘉吃的唇周尽是糕点粉末如同孩童的稚趣模样,不禁生了笑意,只当他发发牢骚。待郭嘉吃完,荀彧这便递了帕子与他。

   "..."

  郭嘉接过帕子,细细闻了下,

  "你这干净帕子,还香喷喷的呢,舍得与我擦嘴?"

  荀彧瞧他花脸猫般模样实在滑稽,看不过去自己上手摁了帕子去给他擦,

  "军功会你醉酒而呕的秽物,哪次不是我擦?

  竟说的好像我嫌弃你一般。"

  郭嘉心里极高兴,笑嘻嘻地任了他的动作,一双桃花眼里流光溢彩,

  "走,猜灯谜去。以我俩的聪明,定叫那个掌柜赔了家当!"

  荀彧轻声应着,跟在郭嘉后面,视线从他脚下一路攀升到当空明月。荀彧看着那浑圆的团月,一时有些恍惚。

  愿岁岁月如此,年年人依旧。

  灯会上的谜语不过是用来糊弄孩童的,两个人很快就猜完了灯谜。郭嘉两手拎着那掌柜送的小玩意儿,脸上满是欣喜自得神情。还偏过头去问荀彧要不要,拎出一半要分与他。

  荀彧微愣,且看着郭嘉愉悦表情,轻笑着接了。他低头盘弄两下手里那精巧有趣的玩具,倒有些怀念小时候。

   以前颍川每逢上元都有大灯会,路两旁挂满了布画花灯。荀爽和荀靖声望高,总会被扯上台向乡亲们说上两句大家根本听不明白的祝福。荀父会难得地同意让荀彧出门去玩,和荀谌荀攸还有郭嘉一起。

   郭奉孝那个时候年岁尚小,像个奶团子,碰到好看的荀彧哥哥就吧唧一下黏上来,小脸粉嫩嫩肉嘟嘟的,可爱极了。

   ...

  荀彧边想着,边和郭嘉逛着四处店家,还挑选了三两小吃甜点要捎回家去。准备继续逛街时,却突然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仆拦住。

  "老爷,府里饭菜都已备好,就等老爷回去过节了。"

   "嗯。"

   荀彧点点头,瞥一眼身边郭嘉,果然是一脸没有玩够的遗憾模样。荀彧心里想笑,对着家仆道,

   "你,可带了纸墨。"

   家仆眼中略有讶异,懵着向荀彧摇摇头。荀彧给他些许银两,说, "那就去买些,然后抄些灯谜带回家。我和奉孝再逛一会儿就回府。"

  家仆顿首,眼中仍是不解,却又不敢多问,转身离去了。待他走了,郭嘉终于憋不住笑搂上荀彧的肩。

   "...笑什么。"

  荀彧偏头瞧郭嘉笑的一耸一耸的,竟也被他逗笑。

   "没什么...文若,那灯谜还是太简单,以你家长倩等之聪明,怕是难不住。"

   郭嘉一双眼笑得好看,

   "嘉给你出一个。"

————end————

评论(2)
热度(23)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