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DropsⅡ

*前文链接
*现代架空au
*名模卜凡×发廊小哥木子洋
*无文笔.ooc预警

-

  木子洋等了好久好久,无聊到坐在柜台旁那个能转的小圆凳子上一边转圈儿一边捏泡泡纸。"啪叽啪叽",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他实在熬不住老板的眼刀,只得慢慢吞吞不情不愿地去工作。

  但他还是不舍的离开一楼,一个劲地揽剪头的活儿做。木子洋手上剪着头发,眼神却时不时地往门口瞟,心里期待着那个192cm的身影。就这么一剪刀下去给人小姑娘的刘海一秒转型,韩系变日系。姑娘脸都绿了,木子洋急忙道歉,最后一个劲地夸可爱才免了一顿投诉。姑娘冲着他那张脸,没好气地轻哼一声,信了他的鬼话。

  就这样木子洋在一楼磨磨唧唧磨蹭到了八点多,老板受不了他这般明显至极地拖延时间,打发他赶紧去楼上指导新人给客人染发。木子洋极其不情愿地从鼻腔闷出一个音算是答应,脚踏上楼梯时他最后抱着侥幸回头朝门口望去——

  没人。

  木子洋心一沉,头也不回地跨上二楼。

  把卜凡抛到脑后,木子洋终于可以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就这样在二楼忙活了一圈,总算是挨到了将近打烊的时间点,木子洋摘了工牌施施然准备回家。一瞄墙上挂钟,时间不早了卜凡无故失约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木子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打开微信一看,对方真的一点消息也没有,他有点心慌。

  平时木子洋总是走的最早的那个,今天却一反常态,老板心里感叹,男色啊果然强大啧啧啧。木子洋看着窗外都市繁华夜色,一声不吭坐在凳子上继续捏泡泡纸。捏完这张我就回家,木子洋心想着,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反正就是萍水之交,他是死是活干嘛去了关我屁事。或许人家此时正在温柔乡才不记得你木子洋是谁呢。

  "啪叽啪叽",木子洋捏到一半,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再一抬头便对上卜凡挂着满额头汗的脸 木子洋本来一肚子的气,可眼前真站着一个活生生完整整的大高个时,准备好的一堆质问全都蒸发不见,气也消了。

  木子洋垂着眼眸叠自己的工服,"这个点要关门了,你这头还剪吗?"

  卜凡摇摇头,眨巴眨巴眼睛气喘吁吁地望着换了紫头发的木子洋,"...诶你这个头发之前不是染过吗。"木子洋把衣服甩进自个儿柜子里,"这是薄藤紫,我什么时候染过了?"

  卜凡嘿嘿笑开了,"就咱俩第一次见面,你不就这色吗。"

  木子洋叫他说愣了,关上柜子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会儿我染的粉色啊?凡子你不是色盲吧,色弱???"说完抬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嘣。卜凡被弹得"嗷"一声叫唤,"那我这是自动给你加的滤镜好吗哥哥,你得谢谢我。"

  木子洋翻他一个白眼,"我谢谢你给我磨皮美白瘦脸大眼啊。"卜凡皱眉,"不是,你要谢谢我总把你看的那么好看。"木子洋掰扯不过他,反手糊了卜凡一脸泡泡纸,"...你先解释一下,今天怎么回事。"卜凡被他糊得龇牙咧嘴,情急之下抓过木子洋的腕抬走他为非作歹的手,"...我昨天到深圳走秀,今天飞机晚点了我刚到北京呢——"

  木子洋听的迷茫,"那你发个消息给我啊,害得我干等,你还得跑过来。"卜凡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诺基亚,"你瞅瞅这玩意能上微信不——?我平常上网全靠平板。我还没你电话呢,你快给号码给我。"

  木子洋扯过卜凡的开核桃器,饶有兴趣地左右打量了一会儿才把自己号码输进去,"你下了飞机就往这儿赶?"卜凡点了点头,静静地看着木子洋摁键盘。木子洋抬眼瞧他,"你就这么自信我会等你啊,万一我不等你可不就扑了个空。"

  卜凡笑,"哪有什么万一,事实就是你等了啊。嗳我来都来了,赏个脸一起去吃饭?"木子洋把手机塞回卜凡口袋里,"走啊,你请客啊,你赔我青春年少。"

——tbc——
*我以为我能一发完
*大家瞅一眼大逃猜活动好不

评论(3)
热度(77)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