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反依赖‖所谓倦怠

*架空现代au
*ooc预警.无文笔
*cp卜凡×木子洋.雷慎
*第一人称.第三人视角

-

  男友的态度最近忽然冷淡了许多,这让习惯了热恋的我十分不适应。各种诡谲的猜疑争端夹杂以前积累下的矛盾一并爆发,我们狠狠地吵了一架。

  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生闷气,摔碎了花瓶和相框依然不解气,哭完了一包纸巾之后我的视线落在了角落的行李箱上。冲动促使我做了个近乎疯狂的决定:从和男友合租的房间搬出去。

  我拎着箱子故意从躺在沙发上的他眼前经过,他却眼皮都不抬一下,依然自顾自地抽烟,仿佛没有我这个人。我心里直觉得委屈,几乎就要落下泪来,想着,果然是不在乎我,既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我咬咬牙头也不回地出了门。出门拦了辆的士往单位开,掏出手机随便订了个离公司近的酒店,我就这么搬出了和他一起住了三年的房子。

  我是国内某家一线杂志的记者,专门负责明星情感访谈。这么多年工作里见过不少明星情侣,聚光灯下的他们的生活其实一样是油盐酱醋,也不比普通人多多少跌宕和drama。以前我还笑过那些轻易就吵架分手的恋人,哪有坚不可摧的爱情?现在自己也是这样无比的可笑。

  同事注意到我眼角的泪痕,悄悄问我是不是和男友吵架了。我冲她自嘲地笑笑,点了点头。

  回到座位发现下期的资料已经摆在我的桌面,手头上无事可做,便把那文档扯来随手翻看。

  下期的采访对象是国内超一线男模卜凡。虽说今年才二十四,但已经包揽国内一线刊物的九月单封,甚至还连续上了几次国外的顶级时尚月刊封面,业内都称赞他是可畏的新生力量。走秀之余卜凡还受邀参加了几档综艺,幽默感加之出色的外表让他人气更是水涨船高。而且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了,卜凡在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就与我们社合作过。

  由于这档采访不仅要整理文本登刊,还要线上直播采访过程,我想要先和卜凡对个稿子,探探尺度深浅,好在做些调整,以免直播时发生意外。我和卜凡私交还算可以,他很痛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并主动提出让我明晚去他家做客。

次日,我下了班便打车前往他给我的地址。那是个高档小区,可以说是这块儿的富人聚集地。报出地址时,出租车司机眼神里都闪过一丝艳羡与讶异。小区绿化很好,里面露天泳池各色人文设施都很齐全,据说里面很多明星都在这儿买了房子。

  卜凡家住在小区靠东边的位置,所在的楼栋里全部是复式。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我摁响了他家门铃。

  我听到有人匆忙跑下楼梯的声音,很快门就被打开了。素颜的卜凡肌肤状态很好,甚至比上了妆还好看。

  "来啦?"他冲我笑笑,侧身让我进来。我也笑,"嗯,久等了。"

  "嗨,几年没见还生分了,咱俩还客气什么。"他等我进了屋,抻着胳膊去锁门,"桌上有茶,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冰箱里有饮料。"

  他家客厅是简欧风格,米白色主调,很清爽又很有家的温暖感。但饭厅又是红木主题的中国风,很矛盾很有趣。我环顾了一圈他家装潢,"你家装修你自己设计的嘛,还是和你爱人商量的啊,混搭挺有意思。"卜凡挠挠头,"我和他一人一半扯的图纸。别提了,装修的时候给我埋汰的,天天吵。"

  卜凡的恋人也是知名超模,不过和卜凡不同,李振洋主攻国际秀场。李振洋刚入行那会儿就因为厌世高级脸大受欢迎,在国外人气甚至高过一些国内当红流量。近几年各大高奢品牌的春秋开场都是争着抢着请他去走。

  两个人天南地北国内国外各霸一方,大家根本不会想到这两个除了大学校友之外还有别的联系,直到去年卜凡忽然发了一条微博,这柜门算是整个卸下来了。

  那会儿卜凡参加着某台收视第一的当红黄金档综艺,节目组收了某女星的钱,后期剪辑包括节目制作的时候都有故意炒作她和卜凡的cp的意图。

  一开始卜凡没有在意,娱乐圈里,炒作简直比李振洋看到螃蟹绕道走还正常,自己也没有必要得罪人家,就没有澄清。后来女方愈演愈烈,甚至主动要求和卜凡夜晚外出吃饭之类的。卜凡对此深感恶心,本着对李振洋忠贞不渝的小心脏坚决地拒绝了女方过分的邀请。结果对方为了逼他合作,甩给他两张之前他和李振洋一起泡gay吧的偷拍照片,还叫嚣不合作就公开这两张照片。

  卜凡当时就火了,合着对方还觉得他和李振洋见不得人是吧。一句"随便你"硬是把女方撂噎着了。卜凡回到家就给远在米兰的李振洋打国际长途,一张嘴跟跑堂放鞭炮似的叭叭叭叭地骂那个女明星的公关。电话那头才凌晨三点多,李振洋迷迷糊糊懵懵懂懂撑着身子接他电话,听卜凡这一顿叨叨半天脑子也没捋清,只能嗯嗯嗯地无奈回应对面的激动不已。

  "受不了真的,"卜凡一阵抱怨完,心里堵着的气消了许多。听到电话那边睡意饱和的哼唧声,卜凡才想起来李振洋那儿是大半夜,怀着一点扰了他人清梦的歉意,卜凡把语气放缓了点,

  "你困了吧哥哥。哦对了,我是想和你说,我准备微博公开了,咱俩。"

  "....嗯?"李振洋迷瞪着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是说,我要出柜了哥哥。"卜凡透过那声音能想象出李振洋靠在床板上睡意朦胧的模样,想象着说话也不知觉地温柔起来,"我问问你意见。"

  李振洋玩着自己刘海,"成啊,我没意见。这柜门吧,自己踹开的总比被别人捅开的好。"

  卜凡有点迷之感动,之前李振洋因为家里面的关系一直对出柜械口免谈,这回却这么干脆利落。卜凡正想说点什么表达自己的爱意,只听电话里人打了个哈欠,"还有事没,没事你洋哥睡了啊,晚安小凡。"

  嘟——嘟——嘟——

  卜凡看着闪红光的屏幕一脸吃瘪,冷静三秒之后打开了微博。

@katto卜凡: 今晚月色很美。@李振洋kwin_

  发完微博卜凡把手机丢在茶几上,再把自己丢进沙发里。他现在可以想象自己即将爆炸的评论和私信,但他心中不仅不害怕反而有一种惴惴的期待。过了半个多小时,手机突然响起了微博特别关心提示音。卜凡一瞄有点吃惊

[特别关注] 你关注的@李振洋kwin_转发了一条微博...

  这人,刚不是说自己睡了吗。卜凡脸上浮起笑,划开屏幕锁去查看详情。

  @李振洋kwin_:就算在米兰,也是这般。/@katto卜凡:今晚月色很美。@李振洋kwin_

——tbc——

一个花絮
-

  李振洋看着卜凡发的微博,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落地窗边。

  米兰今天本来是阴天,云却不知道去哪了。大概是被东方的风教唆着哄走了吧,月色确实挺好。

-

  米兰天气预报局:咳,关于今日预报不准的解释,我们受到了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

*对不起最后发神经了哈哈哈哈哈。
*是的我叒开坑了。
*本来以为会是个简短的甜饼一发完
*然后发现高估了自己的文力。

评论(6)
热度(90)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