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ABO‖Don't rush into thingsⅢ


*卜凡alpha×木子洋omega
*雷自避.请勿上升正主
*无文笔.OOC预警


  卜凡怕错过自己看上的那哥哥,下课铃还没打呢趁着老师低头收拾书的空当拎了书包就跑。路过给饭卡存钱的机子还顺便查了一下余额。

  嗯,两个人吃肯定是足够的,还能剩下七八百块钱排面也够了。

  卜凡满意地攥着饭卡进了食堂,抬手一看表,离开饭还有个十几分钟。正准备去排队呢,再一抬眼发现了木子洋

  的舍友猛龙。

  猛龙因为不用给宿舍那祖宗带饭正开心,颠儿颠儿搂着女朋友往打饭口走。走着呢卜凡跟个柱子一样就把他拦住,话还没到嘴边猛龙赶紧摆摆手,"别拦我,洋大爷说了,今天他自个儿来食堂。"卜凡道,"嗨,这个我知道,我想问问你,他喜欢吃什么。"猛龙八卦地笑起来,

  "可以啊凡子,这么短时间能把洋子约出来吃饭的,你是第一个,那想把他从宿舍撬出来不是一般的难..."

  卜凡瞅他叨叨叨半天也没扯到正题上,赶忙摆手打断他,"打住,回答我问题行吗哥哥。""行行行,就这么跟你说吧,往贵了点,肉多就行。""哎好,谢谢哥哥,不打扰你谈恋爱了拜拜。"

  木子洋抱着书走到食堂的时候,卜凡正排着队。他192的个子就算在北服依然显眼,木子洋远远就瞧见了他,迈进大门的腿收了回来,照着玻璃门映出来的影子好好整理了一下头发衣着,这才进了食堂。

  卜凡站在队伍里一点儿不自在,时不时就360°侦查一下,生怕错过了人。就在这台大型全景摄像机展开第不知道几次搜索时,木子洋完美地走进了他视线的盲区,头也不抬地朝他走过来。卜凡朝左边,直勾勾盯着大门口呢,右边肩膀被谁拍了拍。

  缘啊,是个很玄的东西。

  木子洋看着自己盘子里全菜单最贵三连,暗赞小老乡的实诚,一边动着筷子一边说,"哎呀一本书而已,真不用这样,太客气了..."

  "行了快吃吧,"卜凡把书塞进包里,"吃都堵不住你的嘴。"木子洋给他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对哥哥这么凶呢你?"卜凡看他嚼着东西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模样直想笑,筷子戳着饭那目光全挂在木子洋脸上。木子洋皮再厚也经不住他这么盯,"吃啊,你看我吃你能饱吗。"卜凡提着嘴角笑,听话地动起筷子。

  两个人习惯良好,吃饭不唠嗑,十分钟饭就见了底。卜凡吃主食胃口小,撂了筷子就继续盯木子洋。木子洋低头吃饭吃的认真,刘海垂下来挡住了他对卜凡视线的感知。吃完饭扯了纸巾擦完嘴还顺便擦了擦桌子上的油渍,拿过手机准备蹭会儿食堂的网,一抬头后知后觉,对面那个停了筷子已经有段时间了。

  有点尴尬。木子洋挠挠头发抱怨自己的反应弧,"吃好啦...那走吧我们?"卜凡背起包,"成,直接回宿舍吗?吃这么饱,要不转两圈。"木子洋好笑,"咋的,还要散步啊你,饭后消食,看不出来还挺养生啊我凡弟弟。"卜凡站起身来看他,"你就说走不走吧。"木子洋这才懒洋洋撑起身子,"走走走,你洋哥要活到九十九。"

  两个人在学校里肩并肩地走,聊天的话题从来也不嫌无聊,反正他俩嘴都贫,豆腐渣都能说出花来。风吹得路两旁梧桐树叶"沙拉沙拉"响,阳光从树叶缝漏到人身上,照的少年人的眼睛亮晶晶的。

  "哎凡子我和你说,"主题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那会儿,木子洋眯着眼睛回忆那个时候的情景,"我还是第一次闻到那么浓的信息素味,真有点撩。"

  卜凡停了脚步,他看着木子洋身上斑驳的光影,"...所以哥哥你真是omega。"

  木子洋以为他早就知道,结果卜凡一句话砸得他有点懵,半晌笑盈盈对卜凡说,

  "原来你不知道啊之前,那以后要有什么意外你可得帮帮我——

   ——作为一个知情的alpha。"


  
  暑期,全国几所最出名的服装院校联名举办了一场评比大赛。赛事等级很高,各种稀奇古怪正经八百儿的协会都掺和了一脚。木子洋虽说还是学生,却也上过大小几本刊封,已经是个有点儿名气的大模,自然是学校这次表演挑大梁的几位之一。卜凡呢,刚进学校不久,虽然其他几门课成绩很一般,但耐不住人专业课实在优秀,再者身高优越,受学姐推荐来参加了表演。
  
  木子洋刚化完妆,正坐在旁边玩着手机。旁边不知道哪个学校的志愿者给他倒了杯水,他没注意,等喝了水咽喉回味一上才反应过来,这一抬头那个志愿者连人带水壶都已经不见踪影。木子洋当即甩了不远处一脸幸灾乐祸的几个omega一记眼刀,撂了杯子就往洗手间去。

  进隔间时,木子洋已经呼吸渐粗。他红着脸啐骂一句人生艰辛,一边在通讯录疯狂翻找着能解决他现状的人——

  ——还有三十分钟终查,他必须到场。

  现在叫于梓杰给他带抑制剂肯定是来不及了,这破会场洗手间里抑制剂售卖机的盒子就是个摆设,要是这会儿进来个不认识的alpha情况只会更糟糕....脑袋里过了一遍其他紧急方案,木子洋只能颤抖着摁向他所能相信的唯一一个alpha的联系栏——

  "喂,怎么了哥哥。"

  "...洗手间..第..三个隔间..."

  卜凡几乎是拿出高考体育一千米最后冲刺的速度跑到洗手间的,一进门便被omega沉热撩人的信息素环绕,他可以感觉到信息素的主人正极力抑制着信息素的发散,但于事无补。卜凡呼吸间尽是木子洋的信息素,口水咽了几咽,

  "哥哥是我,你别怕,放松点是我。"

  没有alpha在这种情况下能没有反应,卜凡一开口,嗓音低沉又喑哑。没经验的卜凡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试图释放一点信息素去安抚一下里面被拽入情欲的痛苦的omega,隔间里面的人背抵着门板,受到信息素的震颤明显抖动了一下,接着卜凡听到了一声压抑的呜咽。

  木子洋努力忍住生理泪水伸手给他开门,"咔哒"一声。

  卜凡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再顺手关上,木子洋站在墙角环着手,整个人都在发抖。卜凡伸手把omega一把搂在怀里,木子洋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抱着卜凡脖子低声抽泣起来。

  "临时..标记一下...呜...谢谢你..帮我..."

  好难受。木子洋咬着下唇擦眼泪,自己这回丢脸是丢到家了,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干脆把下巴搁在alpha肩膀上,整个后颈都献到他嘴边。

  卜凡犹豫了一会,但看着木子洋无比难受的模样,闭起眼来双手把着木子洋精瘦的腰,对着那散发着该死的诱人味道的腺体咬了下去——

  两个人迥然的气息在不大的空间里瞬间剧烈碰撞重逢,最后完美契合在一起。

——tbc——
 

评论(26)
热度(214)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