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灵洋灵」木子洋的窗子

*卜洋双向 灵超→木子洋单箭头注意
*无文笔 烂尾
*rps 花吐症设定 私设多注意
*ooc有 雷自避
*群里玩骰子 给妹子@xxxL 的点文

-
"嗳凡子
...你早上和老岳一起吃啊。"

  木子洋拦了一下往队长房间走的卜凡,语气里有一丝试探。卜凡点了点头,"咋啦,你也想吃煎饼啊..."

  我给你带啊,还没说完木子洋摆摆手走掉了。

  ...毛病。

  卜凡拧着眉毛看着他窝着脑袋离开的背影,扭头去敲岳明辉房门。

  灵超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发现他洋哥已经走到门边,赶紧往兜里揣包糖往门口跑,"洋哥,洋哥你等等我。" 木子洋听他话放慢脚步,搂过赶过来的小孩的肩膀,"...今天吃什么?"灵超歪脑袋想了想,"随便,要不我们去吃小笼包吧。"

  木子洋笑着拍拍他肩头,"好,都听弟弟的。"

  两个人往包子铺走,木子洋喉咙眼总不太舒服,像有什么落在喉头般瘙痒。他捂着嘴轻咳,症状却没有半点缓解。灵超都看在眼里,伸手去拍抚哥哥的背脊。木子洋喘着气夸他懂事,灵超扯着笑着应了。

  "昨天队长还举报你踢被子,是不是着凉了?"灵超扯着木子洋衣袖,边走边不经意问道。木子洋愣了一下,点点头,"应该是吧。"小孩小大人的语气把木子洋逗笑了,他上手薅两把那棕色的小卷毛,灵超笑嘻嘻抬头蹭他手心,"我这个头,一般人我不给他摸。"

  木子洋听着开心,眯着眼说,"那是,我们小弟金贵着呢,一般人哪能摸,只有我这种才貌双全的人..."灵超一脸的受不了,跟他假急,"你再自恋我跟你火了啊。"木子洋赶紧揉了揉小孩的脖颈示好,"...你哥哥我就是这么优秀,情难自禁你知道吗。"

  灵超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继续说点什么,一边木子洋又咳嗽起来。灵超给他拍背,叹声气,"洋哥你今天是带病上班啊。"
木子洋好不容易歇了咳嗽,"敬业,这是...咳,优秀人士的自我修养。"

  这么一路挨到了公司,几乎是踩点进的大门,卜凡和岳岳一如既往地迟到。木子洋从练习室走出来准备看卜凡愤慨指责岳岳墨迹的热闹,谁知道他目光接触到卜凡的一瞬间,咳意一下猛地涌上。木子洋缩回拐角,掩着唇剧烈咳嗽起来。早上只是轻咳还不足为恼,现在症状好似恶化了很多,抽息间还有一丝疼痛。灵超赶忙倒了杯水凑过来,"洋哥你没事吧...?"木子洋想摇头,淡定地告诉弟弟自己没事,但一波波咳意不给他机会。他觉得嗓子又干又痛,是有什么东西抽枝发芽般的疼——
 
  他望着自己手里的那片蓝紫色花瓣,一时没了言语。

  木子洋攥紧了那花瓣,想丢,犹豫片刻还是放进了兜里。他哑着嗓子说,  "灵超,千万不能告诉老岳他们,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小弟懵着点了点头,把端了很久的温水塞到木子洋手里,转身独自进了声乐教室。

  灵超转着手里的记号笔,抿着唇拿出手机去查,花吐症。这病最近在北京流行,前天他还在那这个跟队友开玩笑,结果今天便发生在了自己
 
  ——喜欢的人身上。

  要得到暗恋对象的吻才能痊愈,否则便将死去。灵超看着这可笑而荒谬的诊断,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哥哥患了这病,便是说他哥有喜欢的人了。灵超烦躁地挠头发,在教室里来回踱步。一个想法窜了出来,

  ——为什么不往好的地方想想呢,也许他也喜欢自己呢?

  灵超想着想着不知觉地挂了笑容,他想起木子洋挂在自己身上小声念叨,想起木子洋笑眯眯揉他脑袋,想起木子洋对自己的无限纵容,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昭示着,他们互相心仪。灵超想得眼里都亮起了光。他突然很想去试一是,想去找木子洋确认,脑袋发热熏得他干脆想要摊牌。

  他碰到教室的门把,忽然喉间漫上难耐的瘙痒。

  ——花吐症会传染。

-

  木子洋连着戴了几天口罩,不久灵超也戴上了。吓得卜凡还以为流感来了,每天都多喝几大杯热水。但他瞧着两个人脸色都愈发惨白,总觉着哪里不对劲。他去问木子洋,结果木子洋见着他绕道走。他去问灵超,结果他一提起木子洋名字灵超就开始咳。

  得,不问了,你俩病死算了什么玩意。

  木子洋其实很委屈,卜凡一靠近,喉咙里花香伴着腥甜就往上涌,逼得他只能走开。他躲开另外三人,咳嗽着泡了杯茶,坐在小沙发上思考起人生。

  要不去找凡子说了吧,亲一下又不会要了他的命,可不亲就要了自己的命了。

  但病好了,以后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木子洋瞧着自己咳出的那朵,染血的桔梗花,撇撇嘴把它揉烂了在指尖涂抹,直到甲盖都染上淡淡的蓝色。再用两手的拇指食指拼出一个方框,木子洋眯起眼睛往那小框里瞧。

  什么变化都没有。木子洋重新对焦依然如此,他长叹了一口气,果然童话里的都是骗人的。木子洋忽然有点想哭,哄小孩的故事把自己骗到了现在,他这么执迷不悟,不就是想开心一会吗,就是假的,蒙他也行啊。他这么开始了一端没有结果的喜欢,再过不多久几乎就在那死亡边上挣扎了,最后生活连点念想都不留给他。木子洋红着眼眶啜茶,越想越要哭,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往下淌,滴滴答答。

  一张纸巾递到眼前。

  木子洋拉灵超在身边坐下,接了纸巾兀自流眼泪。木子洋哭的挺好看,斯斯文文的不歇斯底里也不叫,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不知道在宣泄什么。灵超开口问他,怎么了。木子洋红着眼睛看着弟弟,瞧着那张不谙世事的脸,摇了摇头。

  灵超喉咙里的花一瞬间根茎纠缠,疯狂生长起来。小孩儿受不过这般苦痛,闭着眼睛扣着哥哥的后脑勺就没头没脑地亲了上去。

  灵超的病好了,木子洋依然需要戴口罩。

  小孩儿躲了木子洋一段时间,最后自己总算是想通了。木子洋得了花吐症一直绕着卜凡走,自己早就该发现了。内心的一丝侥幸也被消的干干净净,灵超几个晚上辗转反侧,甚至大半夜怒盯卜凡熟睡时无辜的脸,最终是认了栽,权当是为了治病吧。

  "..小弟..."

  "李振洋,我...我继续当你弟弟吧...我...对不起..."

  木子洋摸着嘴唇看着小孩跑掉,百感交集。担待不起的感情先丢到一边,就论勇气,自己还不比比自己小上七岁的未成年。

  卜凡正帮着岳岳把螃蟹从车上搬下来,木子洋咳嗽着把他拉走了。灵超在旁边看着主动顶替了卜凡的劳动,于梓杰心疼灵超便替了灵超的份。

  "咳...咳咳.."

  "哥哥你没事吧?你这肺都快咳出来了.."

  "凡子"

  木子洋扯下口罩,飞快地在还懵着的卜凡唇上沾了一下。

-
    卜凡有一丝丝震惊地看着自己和木子洋咳出的两朵桔梗花,伸手把耳朵通红抬腿欲走的木子洋揪回来,

  "诶哥哥你等会"

  "你干嘛?!"

  "你占我便宜,我不能单方面吃亏"

  亲完,卜凡得意洋洋地舔了舔嘴唇,

  "这是你交的医药费。"

——end——

评论(15)
热度(106)

© 唐芜 | Powered by LOFTER